其它 > 特别关注
卫祥云:马云和宗庆后的错与对
发布时间:2017-1-6 15:47:10

智石经济研究院副院长卫祥云

  马云和宗庆后,两位知名企业家,都曾经收获过的中国年度首富的桂冠。前者为IT领域的创业精英,后者为传统制造业的创业英雄。

  最近,央视《对话》栏目中主持人让宗庆后对马云提出的“新零售、新制造、新金融、新技术和新资源”进行评说。宗庆后脱口而言:“除了新技术,其他都是胡说八道。”言辞之犀利颇带感情色彩,一时间引起众人评说。有论者认为宗庆后是1945年生人,此话说明其行为和思考远远落后于形势。还有论者把此言论称之为传统制造企业家的无知无畏。

  宗庆后真的错了吗?否。除了其言辞稍有感情用事的成分外,他讲的是大实话,通俗易懂、有理有据,是建立在对中国改革实践充分认识和理性分析基础上的真知灼见。这方面令有些所谓的理论研究者望尘莫及。

  我们再来分析马云所谓的“五新”理论。所谓的“新零售”,无非指的是零售业态的创新,正如现在的“互联网+”等,主要是互联网技术带来的零售新模式,如网店等。所谓的“新制造”,也还是制造。如果要对新的制造技术归类,则要回到传统制造业的分类当中。正如食品制造业不同于空调制造业一样。如果是某制造行业的创新,仍然还是技术创新。即使是智能技术的创新,也仍然要回到传统制造业行业的生产之中。所谓“新金融”,是指不同于传统银行的门店柜台人对人服务模式,如信用卡、网上支付等。但这些新的金融业态同样是互联网技术创新导致的结果,并不会改变金融服务的性质,何来新金融之说。所谓的“新能源”,不知道指的什么?因为随着社会的发展和新技术的不断应用,能源资源都源源不断地开发出来并且会不断替代,但前提是要有开发利用新的能源技术,即使传统能源如煤炭,也需要煤制油等新技术的推广应用,才能形成现实的科技创生产力。说白了新能源的应用也等于是新技术的应用。

  上述足以说明宗庆后讲得很对,所谓“五新理论”充其量就是“一新”而已。退一步讲,即便马云的“五新”没错,作为知名企业家和名人也最好不要乱发言,至少在自己不熟悉的行业和领域要慎言,更不能以理论者自居,夸夸其谈,泛泛而论,以免误导大众和媒体。

  经济研究更是如此,它不同于一般的名人言论。如今的名人名言如心灵鸡汤一类,由于传播媒介的方便,人人都可以随口来上一段,但大多数会成为茶余饭后的谈资烟消云散,不会留下任何令人思考的精神享受,当然也不会造成什么显著的严重后果。而经济理论的研究就不同了。尤其是不能把一些所谓的课题研究和政策研究归纳为所谓的经济理论,冠之以学说到处宣扬,甚至贪天之功为己功,为赋新诗强说新。其结果是速建而不达,欲盖而弥彰,且有误导经济研究之嫌。

  如所谓的新结构经济学,就是由“后发优势”、“要素禀赋”和“产业政策”一类的研究内容包装而成。虽然每个课题都有深入研究,但仅限于政策解读和理论探索,与结构经济学没有半毛钱关系,更谈不上所谓的新了。

  又如所谓的新供给经济学,更是追赶时髦的经济理论包装。竟然有人把我国改革开放后的国家基本政策主张归纳为新供给经济学群体的理论创新。把正在进行的国企改革和混合所有制改革作为新供给经济学提出的有效制度供给的创新实践,冠之以“混合所有制”的创新意义。甚至不难看出,自称新供给经济学群体还想把目前党和政府全面推进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纳入其理论范式之中。

  但这样做的结果适得其反。混合所有制不是一种所有制形式,是党中央多年以前提出的改革政策导向,是在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中再次重申的改革政策。国有企业的第二轮改革始于2008年前后。到2013年形成了国有企业改革的大政方针,混合所有制改革再次成为国企改革深入推进的政策导向。其中国企改革的分类管理和限制国企高管年薪等举措成为国企改革的风向标,由此拉开了深化国企改革的大幕。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实施是在2015年底由中央权威人士提出的,后被纳入中央系列文件之中。目前,已形成中央和国家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大方针政策,其内涵和外延都有严格的界定。但在目前的执行中,各行各业都存在一些误解甚至误导,急需理论界勘误和正确引导。而中央政策的形成与所谓的新供给经济学理论没有任何关系,因为经济学就是研究供给与需求的社会科学,现实中虽然出现过供给学派但并不存在供给经济学,也没有旧供给经济学,更不会存在所谓的新供给经济学了。


20161230



来源:中豆委



 

相关分类